兴县17亿公路改建工程 被暗指腐败

2018-10-12 10:35:47  来源:青年教育网    []

    兴县17亿公路改建工程 被暗指腐败

  追 踪 报 道 一
  2016年2月3日法治周末记者报道
  “兴县政府投资17个亿修的32公里长的工业大道竟成了豆腐渣工程。”一位不愿透露其个人信息的举报人向法治周末记者报料。
  1月18日记者赶往山西兴县,经过近一周的调查发现,这条公路不仅存在施工问题,而且还存在未批先建、公开招投标流于形式、借用企业资质、工程层层转包等问题。
  记者发现,这个工程中有一个造价1.5亿元的隧道工程,承包方太平洋建设集团吕梁兴洋德云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公司)转包出去的价格不到1亿元,价差高达5000万元。
  这个隧道工程提供劳务施工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条隧道不是非建不可,完全可以对旧有公路进行改造,造价2000多万元。
  “工程承包方多挣四五千万,国家却浪费了至少1.2个亿,这不是骗国家的钱吗?”这位负责人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令记者惊讶的工程质量
  兴县工业大道本属于省道苛大线的魏家滩至蔡家崖段,起于魏家滩,接省道苛大线,沿苛大线经瓦塘、蔡家崖,与忻黑线连接,全长近32公里,因为是连接兴县县城和该县西川工业园区的重要通道,因此,在当地被称为工业大道。
  据当地媒体报道,该路段采用一级公路技术标准,双向四车道,路基宽23米,工程总造价16.95亿元,2013年三四月份开工建设,计划当年国庆节前完工通车。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这段公路至今还没有完工,双洞的隧道只开通了一洞,计划中的收费站也没有开建。
  公路法规定,公路建设项目和公路修复项目竣工后,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进行验收,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的,不得交付使用。
  有知情人向记者透露,这条未经验收的工业大道在2015年9月就已强行通车。
  实际上的承包方太平洋公司,同时也是中标单位陕西德泰隆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泰隆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李新建向记者解释,是上级政府领导要求通车的,当地交警部门曾多次向公司提出交通安全问题,“我们也没有办法”。
  这条路的建设单位兴县盛兴公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兴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兴县公路管理段段长问旺海则在电话中对记者的采访很不耐烦:“修路不就是给走的吗?”
  记者驱车在工业大道走了一个来回,发现路上有几处出现了五六米长的纵向裂缝,路两边的边沟已经成段成段地毁了,几处靠边的路基已被冲坏,只有六七公分厚的路面悬空着。
  更让人惊讶的是,公路两边用石头块砌成的护面墙,已经成片成片地毁坏,有的鼓了包,有的滚落了,有的出现了塌方。记者近距离发现,黑色的石头缝,竟 然是用毛笔蘸着墨汁在水泥面上画出来的。揭开已经鼓包的水泥面,发现下面的石头大小不一,小的只有拳头大小,根本不符合技术要求。石头块只是简单堆积,石 头缝间没有按要求用水泥灌浆,只是在表面石头缝间抹了一层水泥,记者用手轻轻一扣就掉落,再用手指头稍用力一搓,水泥块就搓成了碎末。
  “这样砌成的护面墙,能不坏吗?”领路的知情人对记者说。
  这位举报者称,护面墙存在着明显的偷工减料问题。
  1月19日,德泰隆公司的一位副总工程师向记者介绍说,护面墙的厚度最薄处要求至少30公分。记者找到一处已毁坏的护面墙,当着这位副总工程师的面用尺子测量了一下厚度,竟然只有五六公分。
  当着这位工程师的面,记者还随手捡了一些水泥块,用手指头轻轻一搓就都成了碎末。
  按照相关规定,公路建设施工应该经过相关部门批复,还应该办理土地、环评、公开招投标、施工许可等手续。
  当记者向建设单位盛兴公司的问旺海提出看一下这些手续时,被他拒绝,说这些是“秘密”。
  工程未批先建
  记者通过网络检索找到的相关材料表明,这条路段2013年开始建设施工时相关手续还没有批下来,属于未批先建。
  山西省住建厅2014年8月26日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开的第10号公示材料显示,其时,关于该路段的项目选址方案才开始公示。
  该公示材料称,按照行政许可法等法律、法规规定,该厅对该路段的选址申请材料进行了审查,为增加工作透明度,接受社会监督,将项目基本情况和拟选址方案在住建厅官网上进行公示,公示时间为2014年8月26日至2014年9月4日。
  而记者却发现,2013年12月24日山西省住建厅官方网站上关于该路段建设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通过批复的消息称,“近日,我委以晋发改交通发(2013)2263号文批复省道苛大线魏家滩至蔡家崖(薛家塔隧道)公路改建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
  另外,记者通过网络检索找到的编制于2013年10月的关于该工程的环境影响报告书,也证实了该工程存在未批先建的问题。
  该环境影响报告书指出:“根据现场调查,目前,省道苛大线魏家滩至蔡家崖段(薛家塔隧道)公路改建工程已经开工建设,现已开始进行征地拆迁、平整场地、部分路段的施工等工作。本项目属于未批先建,环评要求立即停止建设。”
  公开招标流于形式 中标单位疑内定
  2013年12月24日,山西省发改委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的关于苛大线魏家滩至蔡家崖(薛家塔隧道)公路改建工程招标方案和不招标申请核准表显示, 山西省发改委的核准意见是:按有关规定,该项目的勘察、设计、施工、监理以及与工程建设有关的重要设备、材料必须全部委托招标代理机构招标进行公开招标。
  知情人向记者透露,表面上是公开招标,实际上哪家单位中标早就内定好了,以前未批先建时,是哪家单位,公开招标后还是哪家单位中标。
  这位知情人提供的2014年1月22日发布在山西招投标网上的工程勘察设计招标评标结果公示显示,标段一的中标候选人中,推荐排名第一的是山西诚达 公路勘察设计有限公司,排名第二的是中交通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标段二的中标候选人中,推荐排名第一的是华杰工程咨询有限公司,第二的是山西诚达公路勘察 设计有限公司。
  这时的招标人是盛兴公司,招标代理是山西省新亿元交通建设工程招标有限公司。
  这位知情人提供的早在2013年3月13日发布的关于该路段的勘察设计评标结果公示显示,尽管当时的招标人是兴县交通局,招标代理是山西永信通招标 代理有限公司,但是,评标结果却高度一致。标段一的中标候选人中,推荐排名第一的是山西诚达公路勘察设计有限公司,第二的是中交通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标 段二的中标候选人中,推荐排名第一的是华杰工程咨询有限公司,第二的是铁道第三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
  这位知情人告诉记者,工程未批先建时的两个标段的勘察设计单位山西诚达公路勘察设计有限公司和华杰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在2014年公开招标后再次中标。知情人称,这“不应是巧合”。
  “公开招标早已内定的中标单位不只是勘察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和监理单位也一样,全都是内定。”这位知情人对记者说。
  记者从山西招投标网上找到的发布于2014年3月27日的关于苛大线魏家滩至蔡家崖(薛家塔隧道)公路改建工程招标评标结果公示显示,监理段一,中 标候选人中推荐第一排名的是北京正立监理咨询有限公司,第二排名的是山西顺达高速公路技术咨询有限公司;监理段二,中标候选人中推荐第一排名的是山西路杰 公路工程技术咨询有限公司,排名第二的是山西省公路工程监理技术咨询公司;监理段三,中标候选人中推荐第一排名的是山西晋达交通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排 名第二的是山西振兴公路监理有限公司;监理段四,中标候选人中推荐第一排名的是山西晋达交通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排名第二的是山西路杰公路工程技术咨询 有限公司。
  以隶属于监理段三的薛家塔隧道工程为例。记者在薛家塔隧道的一处工区见到了该隧道工程的劳务承包公司负责人。该负责人向记者证实说,2013年隧道工程未批先建时的监理单位是山西晋达交通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2014年公开招标后监理单位还是这家监理公司。
  该劳务承包公司负责人给记者找到的一张填写于2013年6月12日的《监表6工作指令》上显示,监理单位就是山西晋达交通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
  该劳务承包公司负责人给记者找到的一份山西晋达交通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苛大线魏蔡段公路改建工程第三监理部印发的文件《关于对薛家塔隧道施工目前急需处理问题的要求》显示,该文件的印发日期是2015年8月15日。
  前述招标评标结果公示还显示:施工段一,中标候选人中推荐第一排名的是陕西德泰隆路桥工程有限公司,排名第二的是江西安源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施工段二,中标候选人中推荐第一排名的是山西路众道桥有限公司,排名第二的是江西安源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薛家塔隧道工程的劳务承包公司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说,表面上施工中标单位是德泰隆公司和山西路众道桥有限公司,实际上是原来的建设单位太平洋公司(没有公路建设资质)借用了两家公司的资质参加投标,事实上的承包单位还是太平洋公司。
  在太平洋公司办公楼,该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李新建向记者坦承,德泰隆公司和太平洋公司是一个老板,陕西德泰隆路桥工程有限公司和山西路众道桥有限公司中标下来的工程实际上确实是太平洋公司在承包。
  1.5亿的工程转手差价5千万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省道苛大线魏家滩至蔡家崖(薛家塔隧道)公路改建工程,早在2013年未批先建时的业主单位并不是盛兴公司,而是太平洋公司。
  太平洋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李新建向记者坦承,该工程以前确实是太平洋公司在负责投资建设。
  关于该公路改建工程建设,有的说采用的是BOT模式,即县政府将所规划的工程交由太平洋公司投资兴建并经营一段时间后,再由政府回收经营;有的说采用的是BT模式,即太平洋公司总承包,负责融资、建设,待验收合格后再移交给县政府,由政府回收经营。
  为什么建设单位后来由太平洋公司变成了盛兴公司呢?对此问题,盛兴公司没有接受记者采访,太平洋公司也没有给予明确解释。
  记者通过检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了解到,成立于2013年7月5日的盛兴公司是一家国有企业,它的股东只有一个,这就是兴县公路管理段,注册资本3亿元,认缴出资3亿元,实缴出资3亿元。
  有当地媒体2013年报道称,公路改建工程总造价16.95亿元。而山西省发改委在该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中批复的“项目投资估算154377万元”。
  那么,至少15亿元的这一大笔投资,对于刚成立不久的盛兴公司来说,钱从何来?
  记者从兴县新闻办2015年的一篇报道中了解到,工程建设投资的钱原来全部来自兴县政府财政资金。
  该报道称,2015年1月30日,兴县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听取和审议了兴县政府提请的《县财政垫付兴县盛兴公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建设工 业大道工程资本金的报告》,表决通过了县政府《关于提请审议县财政暂垫付兴县盛兴公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建设工业大道工程资本金的报告》。
  兴县政府投入十几个亿的财政资金,又是如何保证资金安全和工程质量的呢?
  县政府分管交通的副县长史小军向记者明确表示,这个工业大道公路改建工程,不是他负责的。
  县政府值班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县政府党组成员白旭平和康旺举是指挥部的领导。而这两位领导都否认跟该工程有关。白旭平告诉记者,他不管这个事,是康旺举负责的。记者又联系康旺举,康旺举则短信记者:“我只管筹资,组建公司。你找其他人吧!”
  记者又拨打了县长刘世平的手机,通了没有人接,给他发送短信息,也没有收到回复。
  于是,记者又找到县委办公室,向办公室负责人提出采访县委书记梁志锋的要求。这位办公室负责人则让记者通过县新闻办主任白旭平安排。然而,直到记者离开兴县,也没有采访上梁志锋。
  太平洋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李新建对记者说,盛兴公司的问旺海就代表政府。
  在向记者解释是否拖欠施工单位工程款时,李新建介绍说,盛兴公司已经拨付了工程款6亿多元,太平洋公司还垫付了两三个亿,目前全部工程款已经支付了90%,不差多少了。
  按照李新建的上述说法,记者推算了一下,该项公路改建工程即使按最少投资15亿元,作为实际承包单位的太平洋公司至少应该有近4亿元的毛利空间。
  薛家塔隧道的劳务承包公司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的情况,印证了记者的上述猜测。
  该报道发布后,2016年2月4日兴县县委宣传部及吕梁宣传部门,仅在吕梁发布上回应了网络关注。2016年至今已经过了两年半,对于此事进一步的调查结果和处理情况至今没有进展。该公路的验收工作也无法完成,兴县县委县政府承诺的向社会公开也未实现?难道仅仅发布一条公告就可以掩盖兴县工业大道建设中的贪污腐化问题?道路就摆在哪里是否豆腐渣一目了然。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要求,把惩治基层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涉恶腐败问题。随后,中央纪委印发《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推动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强化监督执纪问责,为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攻坚战提供坚强纪律保障。为推动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线索的查处,山西省用上了问责这一利器。现今我们国家三年反腐倡廉斗争进行到现在,还没听说哪里可以例外,难道兴县吕梁市可以例外?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7ce63dcf0102wd36.html
编辑: